沙發椅的海派風情

導讀:
上世紀30年代受寵于上海有產家庭臥室的紅木單人沙發椅。精致的印度酸枝木架構,嫻靜的紫紅天鵝絨軟包,女性化的型制透散著東方文化的情味,反映出追逐摩登又回眸中國傳統的海派家具發展至此的成熟。

最早出現于18世紀歐洲貴婦人沙龍的軟包睡椅,英語叫做SOFA。SOFA于民國初年傳入上海,上海人以滬語把它音譯成“沙發”。后來這個中文名字就成為一切帶彈性的軟包矮椅之統稱,只是另按大小不同再區分出單人沙發、雙人沙發或者三人長沙發。沙發柔軟舒適的現代功能曾令開埠不久的上海新興市民好一陣驚喜,但是它的歐洲新古典主義洋氣又讓許多人感受到傳統審美的缺失。于是,改造沙發使之中國化就成了海派家具演進過程中一個持續的課題。

上世紀30年代受寵于上海有產家庭臥室的紅木單人沙發椅。精致的印度酸枝木架構,嫻靜的紫紅天鵝絨軟包,女性化的型制透散著東方文化的情味,反映出追逐摩登又回眸中國傳統的海派家具發展至此的成熟。細加賞析令人莞爾:原來是聰明的設計師動用了眾多中國元素來重塑沙發椅幾乎所有的部件,才巧妝洋妞變化成淑女,使作品通體展現出中國古風特有的典雅。請看這飾有文武線的橋梁檔靠背,這雕琢卷珠紋的書卷式扶手,以及這輕盈點地的三彎調羹腳,無一不是明清家具的典范程式,無一不具傳統文化的意蘊之美。只有靠背頂部一簇精雕的洋花冠,似乎是作為異國高貴血統的印記被保留在上端,要將這把沙發椅從東方的傳統拉回到西方的時尚。

切莫以為這把海派沙發椅不過是形式主義地抄抄搬搬扮斯文,其實設計師所選用的中國元素經過組合在這里更有適用的功能:靠背的橋梁檔是為枕頭而上弓,扶手的書卷式是為托臂而外翻,三彎調羹腳則在支點不移的原則下,為避免腿足的磕碰騰出了最大的空間。所以,從家具設計的角度看,這把海派沙發椅無疑是當年匠心獨運的杰作,它超越了海派早期的拿來主義,摒棄了中西合璧的生硬作風,把中西家具文化的交融推進到傳統形式與現代功能完美結合的佳境,真有點像中國新古典主義的試水。

马经88平特图库